倪氏弟子文集

首页 > 人纪教程 > 倪海厦专辑 > 倪氏弟子文集 > 正文

学生孟超的治疗案例【血癌案例】(白血病案例)

日期:2021-01-10 19:32:47   来源:倪海厦专辑    点击:

  【血癌案例】

  初诊11-11-2008

  J.L. 53岁男性, 2008年1月,西医诊断为血癌(白血病),查白血球高达6万。自三月起口服第二代抗血癌新药(nilotinib),副作用为伤害心脏,三年之间,大约十人,服药期间,因急性心衰而死。(倪师曰:心脏管七种癌,此为其一,西医不知此病正是心脏损伤引起,反以伤害心脏为治法,可笑可叹。

  注:(99.99﹪的血癌患者口服第一代抗血癌药gleevec)。

  至数周前,因无法承受副作用,而停止服用,共服七个月,其间抽过3次骨髓,发病前,尝长期服用止痛药(naproxen)五年、降胃酸药(famotidine)三年、降三酸甘油(gemfibrozil)三年。

  今日来诊,胸闷、胸痛彻背,心慌,怔忡,(panic attack)莫名的恐惧,导致无法开车。胃酸逆流,视力模糊,四肢关节酸痛,手足冰冷,不易流汗,自觉烦躁不安,喝很多温水,故不觉口渴,二便,食欲可,夜尿1次,无阳举,睡眠差,易醒。

  ※查其舌苔薄白润,边有齿痕。胡子不多但仍有,耳诊心点(+++)胸椎第六、七压痛。腹诊:心下痞硬,心下区温度偏低,触手冰冷。

  ※诊断为胸痹,少阴虚寒证。

  ※方处:四逆汤+枳实薤白桂枝汤+旋覆代赭汤+炮附(汉唐生附烤成)+活血之品。

  12-09-08

  胃酸已除,心慌剩下5﹪,已可自行开车来诊所,胸痛减轻,但背痛一样,自觉痛至椎骨,若吞较硬食物时,感到心脏痛,手足较不冰,颈部及手肘关节仍然酸痛,日便二次,偏软而稀,T6T7压痛减轻,仍微痛。睡眠佳,一觉天亮,无夜尿。一周有两次阳举

  ※处方不变,加入乌头蜜<每日炮川乌含量5g>(以生川乌自己烤成炮川乌,以避免市面上添加之胆巴,胆巴会蓄积中毒,伤害肝肾。)心想若效力有限,则下次考虑生乌头蜜。(倪师曰:乌头比附子更能进入骨头关节深处,袪寒止痛力也更胜一筹(乌头汤义)。但回阳救逆,强心则生附才能担此大任(四逆汤用生附之义)。炮附则长于固阳壮肾,峻下逐水剂后用,可防止水回头(真武汤用炮附子之义)。)

  12-016-09

  胸闷、心慌已完全除去,胸痛彻背减轻,但心悸,手足不冷,口渴改善许多,吞咽无心痛,但食后打呃。突然问我能否治一痼疾?(当患者开始关心其它问题,表示原病已大幅改善。)小时候得过慢性肾炎后,从此频尿,憋不住尿,如果想要憋住尿,立刻自小腹如有物上冲,撞击胸口,痛苦难当,(此乃奔豚无疑)尤其,工作(邮差)极为不便。腹诊:脐上脐下皆动悸,心下痞硬。

  ※方处:四逆汤+枳实薤白桂枝汤+旋覆代赭汤+炮附+乌头蜜 <每日炮川乌含量7g>+桂枝20g茯苓20g

  1-06-09

  无心悸,频尿改善,但仍憋不住尿,上冲感有,四肢关节仍痛,一周有4天早晨阳举,体力胜从前,括了一次胡子。(奔豚治以桂枝加桂汤,果如倪师所言,应为肉桂,而非加重桂枝)(也可参考【余无言医案】,论说精辟)查T5T6T7完全无压痛,我告诉他:「你的血癌已愈,可以去验血查证。」

  注:2-16-09西医查白血球六千,正常值范围为四千到八千,患者的西医恐吓他,若停止化疗,不出三个月必定恶化!并要求抽骨髓检查。还好他智慧过人,并坚信倪师及经方,告诉他的西医:「我停止化疗早超过三个月,现在不但验血正常,且身体越来越好,我绝不再作化疗、抽骨髓的傻事了。」(心想,如果每个人,都有如此不二过的智慧就好了。)现下,只要再治化疗伤害心脏的后遗症,及陈年老毛病即可。

  ※方处:桂芍知母汤+乌头蜜<每日炮川乌含量7g>+清华桂(最上等肉桂)3g打粉,分两次冲服(倪师曰普通肉桂无效)。

  1-13-09

  自诉憋不住尿,及上冲感,二十几年来,第一次大幅改善,但心脏不舒服,有一点心悸,心慌回头8﹪,(应是白芍所为,倪师曾告诫,胸闷心痛不用白芍)胸痛彻背减轻,而未尽除。

  ※方处:上方去芍药。并同时服用乌头赤石脂丸(丸者缓也,较能停留病灶),嘱感胸痛彻背时,舌下含5~10粒以增效。另自行灸关元穴。

  此后以四逆汤+枳实薤白桂枝汤+桂芍知母汤去芍药+乌头蜜<每日炮川乌含量7~12g>+清华桂等,化裁加减出入,并同时服用乌头赤石脂丸,间有鼻过敏(每年春天必发),则加辛夷、石菖蒲、苍朮等通鼻窍药(倪师治鼻病必用之药。

  2-17-09

  胸痛已除,背痛些微,关节痛仍有,髭须不盛,(倪师曰髭须乃男子精子残渣,若逆流至淋巴、血液、骨髓则变生淋巴癌、血癌、骨髓癌,故髭须盛表示心脏功能正常,能将精子残渣导入正轨,荣茂髭须。)思之病久及肾,肾主骨生髓,以至督脉不实,再加汉唐斑龙丸,大补督脉髓海,以期收全功。

  2-24-09诸症善,髭须盛,诸关节痛减,自觉痛往外散开,至腕以下才有明显痛感,每日早晨阳举。

  ※查耳诊心点、血液点无压痛;胸椎T5T6T7完全无压痛。

  昨日,似有感冒,汗出、头身疼痛,鼻塞流涕。

  可喜,病已出表,太阳病,桂枝汤证,何难之有。

  ※ 处方:桂枝汤全方,不作加减。

  学生 孟超报告到此 3-2-2009

  老师评语: 上篇案例中所使用的乌头为川乌头,现在中国大陆市场上的乌头已经将川乌与草乌混合一起在卖,殊不知草乌头为外伤骨折用药,过去一直是不做内服用药,就是因为它有剧毒,而我们使用的是正川乌,这种正川乌就是救逆回阳的要药,尤其使用在类风湿性关节炎的效果是无可取代的,不知道如何正确使用正川乌的中医师是根本无法治疗这类风湿关节炎的,上篇案例中孟超使用了许多带有毒性的中药如生附子,乌头等,也因为他知道如何正确的使用,因此才可以将如此重症自鬼门关前抢救回来,请世上所有开业的中医师们自己摸着你的良心,然后问问自己,你可以做到吗?如果你自知无法做到的话,请不要挡路,在这条如何发扬正统中医学的路上,还是由我们师徒来做,温病派的假中医们,你们如果无法使用上篇中的药物,还要厚着脸皮想要代表中医界的话,你们就是我们的绊脚石,还会帮倒忙的,所以请你们让让路,由我们正统经方家出手来跟西医对抗,我们之所以要跟西医对抗,其实发扬真正中医学还是第二目标,真正的第一而且很急迫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想救人一命而已,这些原本可以不死的疾病,因为超烂西药厂的从中做梗,已经让无数的无辜病患死去,而且他们在死亡之前,还被西药厂海削一笔庞大的医药费用,结果还是很痛苦的死去,无法治病温病派的你们能安下心吗?

   在台湾上从卫生署中药委员会主委林宜信开始,处处都是温病派的中医当权当道,他们这些中医师只是西医的应声虫而已,在这种众庸中医环绕的生态之下,怎会有优良的中医出现呢?我今已将人纪传播给世人,庆幸已经有许多台湾与海外的中医师加入我们的行列之中,这些未来超强的经方家会一一出现在民众的周围,逐渐的经方必将取代温病学说,我就不信真理会被抹煞掉,希望有良心的温病派中医师,都能加入我们经方的阵营,不要继续误已跟害人了,人命是无价的,得罪经方家的我们,对你们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哪天你们自己或是你们的亲朋好友得到这类重症时,请问你该怎么办?是送交给我们经方家来治疗呢?还是将他送给西医,然后上断头台呢?想想清楚吧!

  汉唐中医 倪海厦谨记于桃花岛2009年03月03日

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